网站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明珠监理

明师明作

书魂(好文必读)

发布时间:2016-3-24 14:01:01】   点击:

 

    
书,显于字,成于心,合于魂。故读书者不识书魂,不为真读书者。
       平衡的当下,本无有真实的书籍历史。只有那些如幻的书魂留存在人们内心的感悟与体验,影响着人们当下的思维与行动,同时又间接地影响了人类的未来。
       这如幻的书魂带给我们的感悟与体验,是一种纯美、宁静、至善的潜流。它是能量之始,是欲望之源,是生命的连接与延续。
      中国的书魂,发祥于《诗经》。书中描摹的天地间禾谷之香,男女之欢爱唱和……是如此宁静、恬美、纯朴。因其源于自然,浑然一体,故无有与之相对应平衡者。
      先秦诸子之书魂,乃自我平衡。其从大至小,从“无”到万事万相,本为一体,不可多,亦不可少。因此,唯遍读诸子之书,领略诸子所有书魂,方能不偏。其中,童心之魂当选《庄子》,方外之魂(言简意赅,一字千钧,一种果断之美)要看《老子》,教育续世之魂可读《论语》,造神者之魂当读《孟子》,文人执着精神之可爱当看《楚辞·离骚》,灭神者之魂可读《墨子》,平等者之魂应读《韩非子》,从《太公兵法》(《六韬》)到《孙子兵法》可以看到各位军事家由心到理的演变过程……纵观诸子之书魂,其气之正、之纯,可生出大爱、大善,然唯遍读之,才能不偏不移。

    久散必聚……
    为什么要唯遍读之,才能不偏不移地学到中国的书魂呢?那么,中国的书魂是什么呢?
    我们继续往下看。
    有了百家争鸣……故催生了秦始皇之“焚书坑儒”,也就有汉武帝之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……这是一种平衡。
    传家继世的儒学与汉初尊崇的黄老之学相冲相合,于是,平衡中的汉赋产生了。但其却如大海中的孤帆,无有自己的灵魂与天然的大气,如同精雕细刻的朽木,虽华丽无比,却无生命。此时,《史记》出现了。坚韧、刚正的《史记》,恰恰平衡了徒有其表、却无灵魂的汉赋。反观整个汉朝之书魂《史记》,不可不读。
    另外,刘安的《淮南子》,是与汉武帝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相平衡后的产物,因此有综合先秦文化的作用,不可不读。

    否极泰来……
    东汉时期,佛教传入中国。外来的佛教文化在中华大地的生根,与本土的道教、儒家文化的碰撞,则催生了三国鼎立的局面。人们思维中各种理念的融合,就此产生了很多荡气回肠的历史人物……陈寿的《三国志》不可不细读,然南朝(宋)裴松之的《三国志注》,有儒家忠君之嫌。
    千万不要被明朝罗贯中所著的《三国演义》与近年拍摄的有关“三国”的影视剧所惑。充满阴谋诡计的三国,不是真实的三国。因天地如无大义、大正、大和……则必崩塌。
    言归正传,接着探讨书魂是什么。
    好的书籍是人类灵魂的营养品。读这样的书可以让人的灵魂获得超越,从而去掉心灵深处一切邪曲的垢气,进入空灵、无惧、至善的境界中,最终平衡了一切,宁静了一切……
    从繁荣的角度看,魏末晋初是中国文化的鼎盛时期。那时人们所拥有的开阔的视野,宏大的宇宙观,当下承载的气魄……实与近代人类追求灵魂解放的种种表现相一致。而文人之大气、清灵、大义、闲美,尽在魏晋之时……故三曹(曹操、曹丕、曹植)、二王(王羲之、王献之)、陶渊明等之文章、书法,不可不读,不可不品。
    到了南北朝时代,佛教的兴盛,特别是禅学文化的传入,与北朝简约、平实的生活态度,共同造就了隋唐时期具有富贵、华丽表象特征的文化大爆炸与各种文明之间的大融合。因此,北朝之书不可不读,而对于南朝的《文心雕龙》之类,可看,但不可读了……
    盛唐的文章少有政治色彩。然而,这庞大、多彩的文化盛景,却是魏晋文化的一种延伸,只有佛门禅学文化独立一支,其风厚实、静逸、简约、和谐。这一时期,王维、白居易、李白、杜甫、刘禹锡等人之诗可以细读。而读柳宗元之文章,可以学习其尊古创新的清雅之风。
    五代十国南唐的末代国君李后主李煜与北宋的亡国之君宋徽宗赵佶,他们二人有着非凡的文气、才华,彼此难分高下。他们二人的出现,代表一个大的平衡开始出现转折。一直以来,起于西周时期的《诗经》以及先秦诸子百家的著作中那秉承天地间中正、纯和之气的书魂文风,在被技巧华丽、固步自封、阴暗柔邪的书魂文风平衡着。至此,二者的力量对比发生了转化,真正的大家已渐渐离开……
    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生命力渐趋衰败之征象。

    那么,生命力来自什么?
    生命力来自磅礴无悔、甘心情愿的牺牲与付出所产生的超越,那是于万丈高竿之顶,坦然放手扔掉所有依附的无悔大爱、大慈、大悲……哪有那么多华而不实、阴暗柔邪、计谋纠结的文辞论调。
    但回顾这些文化巨匠,应尊敬之,对其著作,可细看之,细品之,只是自身要有一定的免疫力。
    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
    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    这首《题西林壁》乃北宋的大文豪苏轼所写。他年轻时反对王安石变法,之后遭遇“乌台诗案”,几被置于死地。而此时已闲居在家的王安石却不计前嫌,上疏宋神宗,以一句“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”挽救了苏轼的性命。后苏轼被贬外地,在游历庐山时,感慨万千,写下了这首诗。
    只是不知有多少人真正读懂了它。
    这里要说的是,阴毒互妒、奢靡绮美、邪柔暗香是中华书魂的敌人,读书者不可不防。当然,不懂此,也就读不出宋朝诗词文章中蕴含的书魂了。
    元朝之书魂,衰败久矣。原想,成吉思汗的大漠气概,能带来正阳之气,然而,很快地,蒙古铁骑的雄浑气魄,就湮没在江南脉脉烟雨酿成的柔情小曲中。人们玩得放逸、惬意,掩饰了真性情,自我满足,自我解嘲,不思上进……这暗弱之象,可透过元曲《窦娥冤》、《西厢记》等,明小说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西游记》等,得以窥见。
    纵观元明清,只有一部《红楼梦》可读。书中那全方位赞叹因果轮回之美与人生之幻的超然境界,映射出如幻、秀美、瑰丽的书魂。也许正是这部书,平衡了整个元明清书魂的暗弱、衰败景象,带给我们一种全新的体验。这部书可以读,但要活读。

    从清朝末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前期,受近现代政治格局变迁以及物质文明演化的影响,文人的精神领域渐渐沾染了政治气息与铜臭气。这一时期的书籍,可以细看、散看,但不可读。唯毛泽东主席的文章里有大爱、大气、大正,可以作为我们的精神食粮。
   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以来,计算机与互联网的普及,造成了信息碎片化、多元化、爆炸化……由此,涌现出很多才华出众的文人墨客著书、立说、写文章,从而形成全新的书魂。但话语权的随意性与群体的暴利性,以及过多的去个性化的情绪发泄,造成很多奇奇怪怪的现象。
    现今很多文章、书籍一味追求、提倡无不用极、无不用尽的肉体感官享受与所谓的高峰体验,字里行间满是不择手段、必欲除掉对手的恶毒攻击,充斥着一股骄横跋扈之气与阴谋的论调……
    身无正义、阳刚之气,还满腹牢骚和意见的小文人之文章、书籍,不可读。
    文人多相轻,故不屑为文人,亦称不上读书者。哈哈,虽然如此,却不可丢失书之魂,因这是中国人之文化灵脉,失之,将无颜以面对古圣先贤。
    最后,向大家推荐一本冯仑的《理想丰满》。细品此书之魂,看看可有收获。
    好了,就谈这些吧。将此文送给所有喜欢读书的朋友们。愿大家都能学到正确品悟书魂的方法,长养浩然正气,并将之应用于日常生活中,从而得到真实利益。
    读到此处,如还有人问,何为书魂?
    只能借用孔子的一句话:“《诗》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:思无邪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单中谦写于峰山书院
  2013年3月16日

 
 



  附:读书的四种境界
    读书,分为“读死书、死读书、读书死、书读死”四种境界。
    今略述之。
    读死书者,如顽童背诵《论语》,如混沌未开七窍,不加分别,不加思维,可记可忘,了无牵挂。书转不了他,他也转不了书,如枯木倚寒岩,没有生气。
    死读书者,如脏碗盛饭,如粪桶装蜜,进去的与出来的不是一个模样,越来越脏。书是好书,因见者之心境过低、器量过小,而无法知道书的意思,同时因自私,将好好的东西变了样。如同给一紫檀,他却用来烧火,过后得出结论:烧火不着,紫檀无用。
    读书死者,已被书转,没有了自己,有智慧,但不终极,用的是悲天悯人假慈悲,落得个痛苦自恋事事多。
    屈原投水,空留《离骚》无人叹。
    读书死者,卷卷妙意未能解。
    然此境界乃过程中事,因此,没必要心动。
    书读死者,人在书里,心在书外,就算是惊天地、泣鬼神的大罗真经,我也只会用来遮遮眼。哈哈,这样的人能用尽万法,而不为万法所用;能转一切经典,而不被一切经典所转。
    至于以上四种读书境界,每个人到底属于哪种,问自己的心就知道了。